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清穿十四福晋 !

    装奶茶的杯子是白色马克杯,还是我在完颜府时,阿玛依着我画的图纸烧的。十四歪在炕上,品着奶茶,耷拉着脑袋浑身怠倦。我坐在他对面,讨好道:“味道怎么样?”十四砸吧几下嘴唇,一字一顿道:“不怎么样。”我甩了脸,道:“什么叫不怎么样?甜而不腻,奶香茶浓,里头的珍珠红豆又弹又q,是你没眼光,不识货!”

    十四道:“听老十三说,你学过洋文?”

    我在说奶茶,你扯洋文干啥?我道:“学过一点,差不多能和洋人交流。”十四又问:“可识字母?”我点头,继续拉回到奶茶上头,问:“在奶茶里加点香芋可好?”十四道:“皇阿玛身边教算术的约翰,你能与他用洋文聊天?”我继续打马虎眼,道:“今儿的红豆煮得太硬,不好吃,哎呦,要是有吸管就好了,不能吸珍珠,奶茶的味道大打折扣啊。”

    十四双手往下巴一捧,撑在炕几上,一副人兽无害的模样,道:“你和老十三很熟啊,你会洋文的事儿,连我都不知道。”我笑看风云,道:“还好,那次德娘娘寿宴,在宫街上撞见十三爷,就随口聊了两句。”他使劲儿盯着我的眼睛,实在看不出什么了,才作罢道:“这甜腻腻的东西,大老爷们谁喝啊...”

    我:“...”

    好咧,下回给你敲点黄莲,咱就不甜了。

    十四翻身穿靴下炕,我问他:“干什么去?”深宫寂寞,有个美少年陪在身边,看着心情也好。他信步往书房,我像狗皮膏药似的贴在他身边,他往左,我就往左,他往右,我就往右。他捡了两本书让太监背着,道:“找八哥聊聊天。”

    我舍不得和他分开,忙道:“找我聊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十四顿步,反身,横了我一记白眼,道:“八股文懂么?”我兴致盎然道:“虽然我现在不懂,但并不代表将来不懂,况且你可以教我啊,我今天就开始学...”话没说完,十四一个响指弹在我脑门上,道:“大家闺秀,勤练女工才是正经...”我捂着额头吃痛,再抬眼看时,他已行入阶下,洋洋洒洒道:“走了。”

    我眼看他走远了,气得跺脚,却终是无可奈何。

    掌灯时候,我独自去给德妃请安,将十四病况直播了一遍。德妃听了甚得安慰,道:“前几日两江总督供了上等烟丝入宫,你拿些回去给十四尝尝,若吃着好,再往我这来拿。”她那样笑意盈盈,那样理所当然,叫我以为烟丝是什么好东西,压根没上心,回到屋里与玟秋一合计,才知是烟!

    竟然是烟!

    召来十四贴身的太监和宫女一一问过,才知在阿哥所呆过的几位爷都吸鼻烟,不仅是阿哥,连福晋格格也时常陪着抽。事到临头,十四还不当回事,道:“小时候看额娘抽得有趣,便学会了。”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道:“吸烟有害健康,你还是戒了吧。”

    十四坐在书案后,慢吞吞翻了一页书,道:“还算你有见识,我早说那个抽了不好,额娘偏不信。”又叮嘱我道:“这话你在我跟前说说就算了,在外头可别说,尤其是当着额娘的面,最好三缄其口。”我“嗯嗯嗯”的连连点头,道:“明白。”

    此乃头一次,我与他有共同的世界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