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汉武]攻成身退 !

    刘彻与陈煦带着一群人大张旗鼓的回来,丝毫没有防备太后之意,并且一入城便让城门的守卫去通报,大方告知窦太后他们回来的消息。

    城内处处都因祭奠先皇而挂上了白布,刘彻一身素衣,策马入宫,独自去对付窦太后,映照此景,倒是有几分苍凉之感。

    陈煦没有一同进宫,而是转而朝一家客栈去了。“我让你通知那几个大臣,都来了么?”

    “陈五说都到了。”

    “嗯……”皇宫内是刘彻的战场,这宫外便是他的战场了。“我口才不太好,不知能不能说动这几位大臣。”

    “世子自谦了。”

    陈煦进了自己的客栈,入了厢房,便见几位皇上手下的大臣都坐在其中。他们都是老狐狸了,但是陈煦还是清楚的看到他们眼底闪过的一丝慌乱,虽然一闪即逝,但也说明了皇上诈死的事情并没有告知他们。

    “别来无恙?”陈煦笑了笑,对身边的陈三道:“去沏壶好茶,再端点点心上来。”

    “不用了。”其中一个大臣立刻便道:“世子平安归来,理应回馆陶公主府才是,我们还有要事在身……”

    “什么要事能比得上皇上?”陈煦不动声色的挡住门。“你们身为朝廷重臣,有人假冒圣旨,不管?”

    “什么?”几位大臣一惊,随即想到什么似地,又道:“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假冒圣旨?皇上已经驾崩,我们也没有见过什么假冒的圣旨。”说这话摆明了便是不愿意站在刘彻这一边,即使刘彻安然回来,朝中能够支持他这个还未展开身手的大臣也寥寥无几吧?

    “皇上驾崩本来便是假传圣旨。”陈煦心中暗自叹了一声,道:“皇上身体如何你们自己心中有数,怎么会突然之间驾崩?何况正是太子出宫之时。”

    几位大臣被陈煦前半句话打得脑袋嗡嗡作响。

    “你是说……皇上、皇上他没事?”几位大臣的表情顿时变得不一样,眼底的慌乱顿时被一丝希望的光芒打散。

    “是的。”陈煦道:“皇上得知太后想要策反,自然要做好准备。”

    “慢着,你是如何得知的?”大臣疑道:“你不是与太子一同前往赈灾么?”

    “莫非是皇上授意?”另一个大臣道:“我就觉得皇上突然派太子去赈灾有些奇怪……等等,太子不是也遇害了么?”

    “我既然活着回来了,你觉得呢?”陈煦朝几位大臣点了点头,屈手示意几人坐下慢慢聊。“现在太后自以为大权在握,没人能撼动她的位子,我们是不是应该想想法子?”

    几位大臣却不如陈煦的意,只问:“皇上如今人在何处?”

    “皇上在很安全的地方。”

    “世子虽然是活着回来,但是我们不得不怀疑世子的话。”几位大臣交流了一下眼色,道:“没有看见皇上,世子说什么都是徒劳的。”

    陈煦也觉得自己说的都是空话,没有证据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便点了点头,道:“等事情处理完毕,皇上自然会出现。”

    “外面的丧文都挂了几天了。”大臣道:“玉玺也在太后手中,若皇上真的是计划好如此,要如何收场?”

    “不错,最关键便是玉玺了,皇上若是计划好……又怎会将玉玺拱手让给太后?”

    因为窦太后的动作太快,皇帝连玉玺都来不及收好,藏在宫中自然很快便被窦太后找了出来。不过……“我之前不是说了么?莫不是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太后手中的玉玺,的确是假的。”

    几个大臣一副“你吹,你再吹”的表情看着陈煦。

    陈煦道:“真正的玉玺就在太子手中,太子如今进宫找太后去了,若是你们还不相信,等太子落入太后手中,真正的玉玺便顺理成章成为太后的战利品了。”

    “太子去自投罗网?”一个大臣嗤笑。

    “太子自然不是孤身一人。”陈煦凌厉的目光扫过在场几人的脸,道:“莫非几位要眼睁睁的看着太后弑君夺位,连自己的孙子都不放过?”

    几位大臣在此面面相觑。

    “如果这些都是真的,太子回来的第一件事就该找我们,怎么能独自去找太后?”

    “不错,如今太子已经进宫,我们又能如何?”

    “若太子真的这么做,连带你们也会被太后一锅端。”陈煦道:“太后早就得知太子没有出事,已经备好了准备,若是太子先来找你们,一定会被当场抓获,随意扣个谋杀皇上暗中夺位的罪名……太子先行进宫为的便是稳住太后,太后一定会专心对付太子。”

    “……然后呢?”

    “然后我们就要去救太子啊。”陈煦一摊手。“太子直接进宫找太后,太后想要光明正大的除掉太子,只有一个法子。”

    “就是证明太子是假的?”

    “真真假假,只有赢家才说了算。”陈煦道:“若是现下冲进宫的是没有玉玺的皇上,太后也会才去同样的手段,你们说是不是?”

    好像是这么可理,可是……“我们要怎么去救太子?”

    “你们是真心想要辅佐太子吗?”陈煦见几位大臣终于开始动摇,心中松了口气,又挑了挑下巴,道:“此事非同小可,你们若是拖了太子的后腿……”

    “你来找我们,不就是为了让我们帮忙的么?”其中一位大臣露出笑脸,道:“若你说的都是真的,太子一定已经备好了人马,毕竟冲进宫需要不少人。”

    陈煦被戳穿也不觉得尴尬,只笑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若这真是太子安排好的,我们几个老匹夫,又有什么借口不奉陪到底?”

    太子一直表现平平,他们都没什么感觉,虽然这几年太子十分努力,也渐渐开始参政,但他们始终觉得太子少了什么,现下看来,少得便是这雷厉风行的行事手段了。

    “太子赈灾之时,收复了一批灾民。”陈煦解释道:“原本属于太子的禁军队伍也早就被安排进宫以作内应,我们打着救驾的幌子冲进宫去,合情又合理。”

    “那还等什么?”

    放下陈煦终于说服几位大臣,开始整理人手进宫不提,刘彻一入宫门便直奔未央宫。窦太后正半躺在一张卧榻上,卫子夫就在她身边絮絮叨叨说着什么,见到刘彻进来也不行礼,倒是毫不避讳的打量了他一眼。

    刘彻道:“听闻有人说本太子身亡,实是诧异无比。”

    “太子的确已经身亡,至于你……很快也会人头落地。”窦太后懒洋洋道:“假冒太子,罪不可恕。”

    “太后息怒。”卫子夫急忙安慰道:“太后刚失去了皇上,又失去了太子,心中正是难受的时候,别为了这点小事再气病了。”

    窦太后点了点头,又对刘彻道:“你以为你一路顺风顺水的进入未央宫,是因为你装得像么?不过是我想认识认识这假冒太子的人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太子英俊非凡,这人比起太子差得多了。”卫子夫道:“我与太子朝夕相处这么久,最是清楚不过了,太后,这个人绝对不是太子。”

    刘彻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心中不停吐糟。抬手失去他跟皇帝高兴还来不及,气病?让她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呢。至于这个卫子夫……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不知道自己跟卫子夫朝夕相处了?

    “不过短期未见,太后颠倒是非黑白的本事又见长。”刘彻反唇相讥。“父皇的讣告才贴出去几日,便已经搬入未央宫,其心可见。”

    “大胆。”卫子夫一甩手,指向刘彻。“你假冒太子,还诋毁太后。”

    “我不知道是谁给你们的胆子。”刘彻拍了拍衣袍,径自坐到一边的椅子上。“不过就算是太后,假传圣旨也要受罚。”

    太后的眼神立刻便瞪了过来。

    刘彻露出从陈煦处学来的笑容,看起来既纯真又无邪,透着一股暖洋洋的味道,说出来的话却足以让人感到害怕。“若是现在跪下来求饶,我或许还会让你们的脸面好看些。”

    “你!”卫子夫瞪大了眼睛看着刘彻,窦太后却是挥了挥手,让卫子夫退到身后。她自己也从卧榻上坐了起来,看着刘彻。刘彻风尘仆仆的赶回来,脸色还带着疲倦,一双眸子却闪闪发光,如群星璀璨。

    感受到刘彻身上不同以往的气势,窦太后的嘴角也勾起一丝笑意。“你觉得你是太子?”

    刘彻挑了挑眉。

    “哼,我说你是太子,你就是太子,我说你不是太子,你便不是太子。”窦太后一拍卧榻。“来人,将这个人押入大牢。”

    一群人推门而入,却没有捉拿刘彻,反而都站到了他身边。

    卫子夫与窦太后顿时感受到了来自侍卫们满满的恶意。(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