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不搭理与不想嫁 !

    第六十章燎原

    乔乔那声轻轻的“嗯”才刚出口,剩下的半口气还没喘匀,细细密密的深吻又落了下来,占领了她全部的呼吸,唇舌纠缠,气息交织。吻着她的陆泽左手紧紧地揽着她的腰,右手温柔地把她的长发拂至背后,温热的手指穿过柔顺的乌黑长发,轻柔地摩挲乔乔的耳侧与后颈,让她的嘴唇身体乃至长睫都在颤抖。

    陆泽感觉到了,整个手掌顺着她的后颈抚摸至尾椎,似在安抚。然而乔乔觉得即使隔着夏日薄薄的衣服,也能感受到他手掌滚烫的温度,似乎能灼伤皮肤。手掌游移至哪里,火焰就燃至哪里,直至尾椎窜起一阵颤栗。她的身体微微向后仰,似反弓的弦,却让身前贴合的更加紧密,柔软的曲线摩擦着陆泽结实的身体。

    即使陆泽还在发烧,两人的肺活量也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两个绵长到不知时间几许的深吻下来,乔乔真的要缺氧了,她连舌根都在发麻,血液全部涌上耳侧脸颊,整个人似乎也全是发烧的烫意,鼻尖沁出细细的汗珠,连意识都开始有些飘散模糊。

    两人密不可分的唇微微分开,乔乔平常顾盼生辉的大眼睛似月牙般微微弯起,眼眸中浅浅浮起一层水汽,长睫微颤,波光潋滟,雾气迷离。

    她脸色绯红地贴着陆泽的额头,鼻尖抵着鼻尖,在两人几乎算不上分开只是没有那么紧密贴合的唇间急促的喘息,间或夹杂着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微不可闻却让陆泽难耐到血液沸腾的轻声低吟。

    陆泽彻底松开乔乔的唇,给她呼吸的空间,低头吻上了她纤细白皙的脖颈。

    瞬间陆泽灼热的呼吸盈满了乔乔的脖颈之间,让她忍不住仰头,紧紧地抓住了陆泽的肩膀。然后他的双唇与呼吸一路向下滑去,轻吻深吮。酥麻的感觉渐渐流窜至全身。

    在身体表面到处肆虐的吻与游移的抚摸,撩拨到两人都意乱情迷,陆泽难耐地收紧双臂,将乔乔托起在手臂上,想抱她去床上。

    乔乔伸手搂住陆泽肩背,轻轻抚摸他因用力而绷紧的肌肉线条,靠在他肩窝里低声呢喃道:“不要这里。”

    她说的是不要这里,不是不要。

    乔乔没有和从前一样因为这个暧昧的抱姿而害羞地挣扎,她主动揽着陆泽倚在他肩头,双腿贴着环住他劲窄的腰身,所以陆泽直接左手手臂肌肉用力,改成单手托住乔乔的身体,空出的右手重又抚回她倚在自己肩头的纤细后颈,顺着脊椎一路向下,轻抚她的后背。

    陆泽贴在乔乔耳侧问她:“你房间好不好?”

    他耳语时的性感声线低沉沙哑,里面满是情/欲翻涌,又深藏疼惜。他说话时滚烫的唇张张合合贴在乔乔的耳侧摩挲,仿佛热浪卷过,又仿佛发丝在挠,痒至战栗。

    “嗯。”乔乔伸手向上,从揽住肩背改为揽住他的脖颈,脸埋在里面不肯抬头,轻轻哼了一声答应。

    每次听到乔乔带着鼻音的轻哼,陆泽都觉得她在撩拨自己每一根理智的弦。他忍不住将她披散肩头的乌黑秀发全部拨至左侧,露出她白皙诱人的后颈,低头吻了下去,再顺着她已大半滑落的领口,肆虐至肩头,灼热的双唇留下深浅不一的吻痕。

    陆泽抱着乔乔一路吻一路转战至她自己的卧房,她熟悉的地方,她平常睡觉的床上,她安心的地方。

    衣衫尽褪,肌肤相贴。

    陆泽的每一声闷哼都隐忍而又克制,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一寸一寸温柔地吻过刻在他心尖上的乔乔,从额头至眉骨,从鼻尖至唇瓣,从耳侧至下颌,似在膜拜也在珍惜,重新把她安放回自己的胸腔里,与心脏一起跳动,牢牢守住,此生永不松手。

    十指相扣,滚烫的肌肤相贴,即使箭在弦上,即使已难耐冲动,陆泽闷哼一声,也还是克制住了。他怕乔乔后悔,也担心乔乔害怕,也不想逼她强迫她,他知道乔乔不喜欢强势也不是欲迎还拒的个性。陆泽望着身下的乔乔,贴着她低语承诺:“只要你说停,只要你说不要,我什么都听你的。”

    乔乔轻轻握了握左手手心里扣着的他温热的手,她抬起右手勾住他的肩背,然后微微抬头吻了吻陆泽的双唇。

    乔乔没有拒绝,陆泽才不留一丝缝隙地紧紧地贴压了上去,伸手轻扣住她的腰深入,瞬间紧致包裹的温暖触感简直要烧断他脑中最后仅剩的那根理智的弦。

    但陆泽听到了乔乔因为疼痛与不适的轻哼,他感觉到了乔乔瞬间抓紧了他的肩背。

    乔乔分明感觉到了陆泽的冲动与灼热,他压在自己身上的躯体明明已经汗意涔涔,他的呼吸沉重而又急促。可是他忍住了立刻开始在她体内横冲直撞的本能。陆泽温热的手掌仍旧一遍又一遍轻轻地抚摸摩挲她的每一寸肌肤,他的唇瓣温柔地吻过她微皱的眉间,落在她因轻声痛哼而微张的双唇上,纠缠吮吻。

    在陆泽满含爱意与耐心的轻柔动作下,乔乔慢慢适应了这疼痛,缓缓地开始放松身体接纳他,她搂紧陆泽的肩膀,微微抬腰贴合上去,蹭了蹭他。

    乔乔的主动仿佛是往表面似乎还平静,实则已将至沸点的滚油里滴入的水。静谧的黑夜空气里,瞬间似乎周遭都窜起了四溅的火花,高温而又滚烫,将所有的理智燃烧殆尽。身体的起伏与撞击中,只剩下了燎原的火,与席卷而至的狂热。

    乔乔觉得此刻大概能触摸到所谓灵与肉的结合。拥抱在一起,每一寸滚烫的肌肤紧紧相贴,密不可分,他们能感受彼此的每一个动作与起伏,呼吸与心跳。

    他们是两个人,可是在此刻融为一体,室内没有开灯,黑暗里只有透过窗户洒落进来的淡淡月光,乔乔抬起温润的眼眸,她上方的陆泽也同样正低头注视着她。陆泽望下来的眼神里如同坠满了细碎的星光,专注而又深邃,似乎在用视线缠绵轻抚乔乔。他们仿佛能在彼此的瞳仁里,望见倒映着的自己。目光交织的那一刻,连两人的灵魂都在颤抖。

    夜深露重,万籁俱寂。这里有间小小的房子属于乔乔,在她自己的卧室里,在她最安心的地方,没有惶恐也没有不安,不算丢失也不是吃亏,她就是遇到了一个愿意分享一切的男人,不是她交付自己的身体,而是彼此交付一切。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呼吸与心跳,起伏与撞击,闷哼与轻吟,动作与汗水就表达了一切,滚烫的身躯紧紧地贴合在一起,融为一体。直至大汗淋漓的两人,终于从激情中结束,慢慢平复的时候,陆泽贴着不停喘息的乔乔,从她额头轻吻至双唇,开口说话的语气中满是温柔缠绵,他贴着乔乔的额头低声问她:“对不起,是不是很疼?”

    “不用对不起。”乔乔仰头轻轻咬了一口他因说话而微动的喉结,微弯的眼中雾气濛濛。乔乔靠在陆泽仍旧热气蒸腾的怀里轻轻哼道:“等你病好了我再折腾你。”

    “你想怎么折腾我?”陆泽微扬唇角,低头亲昵地蹭蹭乔乔的鼻尖,回答她的嗓音沙哑中带着淡淡的笑意:“等你有力气了,随便你怎么折腾。”

    确实已经浑身酸痛无力的乔乔把自己仍旧发烫的脸贴在陆泽脸侧,在他耳边轻轻哼了几声,没有回答陆泽她到底想要怎么折腾他。

    陆泽抱着乔乔温存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对她低语道:“乔乔,你再哼我就忍不住了。”

    他没想今晚再来一次,怕乔乔身体受不了,何况她本来就是长途飞行回来的,又疲惫又有时差。

    陆泽用手肘把自己撑起来,试图抱乔乔去浴室泡热水澡舒缓一下。但是刚才都没有这么害羞的乔乔,此刻看他撑起覆在自己身上的躯体,两人拉开距离之后,目光之下简直一览无余,她立刻滚进旁边乱成一团的被子里把自己一卷,不干了。

    意乱情迷的时候不觉得,如今一想,不行不行,还是不能分享一切。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分享的,想想就脸红心跳,比如让陆泽帮忙洗澡……

    尤其两人余韵未消,真去了浴室……

    陆泽拿突然害羞起来的乔乔没办法,试图连人带被子一起打横抱进浴室里替她清洗,被乔乔在胳膊上咬了一口阻止了。咬得倒是不疼,可他正手臂用力试图抱她去浴室,他怕乔乔牙疼。

    乔乔赶紧把手伸出被子外拉住陆泽:“我自己去浴室就行了,你还在发烧呢,你快去次卧洗澡吃药睡觉,哦对,还有吃饭。”

    陆泽顺着乔乔拉他的力度,整个人顺势轻轻倒下,压在她被子上,但并没有用力,仍用手肘撑着自己。他低头含住乔乔的耳垂,沿着耳廓轻咬:“为什么是去次卧睡觉?翻脸无情!用完就扔!不负责任!过河拆桥!始乱终弃!”

    陆泽轻轻啃咬时根本没用力,可是这样就让乔乔耳边更加麻痒了。其实乔乔就是顺口了,她想说两人分别用一个浴室快一点,可是听到陆泽层出不穷的成语,她也知道陆泽其实心情挺好的,估计心情特别好。

    乔乔忍不住眉眼弯弯地伸手搂住陆泽的脖颈,浅浅笑着故意回道:“没扔没扔,不拆不拆,也不弃,这应该叫做用完了就放回原地……”

    “被用完”的陆泽不干了,将乔乔连人带被子卷紧,搂进怀里,吻了下去。